<i id='qh4kc'></i>
  • <tr id='qh4kc'><strong id='qh4kc'></strong><small id='qh4kc'></small><button id='qh4kc'></button><li id='qh4kc'><noscript id='qh4kc'><big id='qh4kc'></big><dt id='qh4k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h4kc'><table id='qh4kc'><blockquote id='qh4kc'><tbody id='qh4k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h4kc'></u><kbd id='qh4kc'><kbd id='qh4kc'></kbd></kbd>
      <i id='qh4kc'><div id='qh4kc'><ins id='qh4kc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qh4kc'><strong id='qh4kc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ins id='qh4kc'></ins>
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'qh4kc'><em id='qh4kc'></em><td id='qh4kc'><div id='qh4k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h4kc'><big id='qh4kc'><big id='qh4kc'></big><legend id='qh4k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dl id='qh4kc'></dl>
            <span id='qh4kc'></span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qh4kc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五十年的思念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4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400部_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国语_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一本

              我曾經兩次聽過廖靜文做的報告,一次在初中,一次在高中。兩次演講的內容我記不得瞭,惟一有印象的是廖靜文提到徐悲鴻時哽咽的語調。我那時太小,不理解這種感情。

              十幾年後的2002年,我又見到瞭廖靜文女士,她的外表讓我吃驚。她已年過八旬,但頭發依然烏黑濃密,皮膚很好很白,五官仍如她年輕時一樣清秀。廖靜文穿瞭一件紫色上衣,我說好看,她有些羞澀:“悲鴻最喜歡紫色,我就常常穿紫色的衣服。”

              廖靜文的聽力很不好,戴著助聽器還需要我大聲而緩慢地講話,有時候一句話要重復好幾遍。但她的記憶力很好,思路清晰。每一件事都從頭講起,娓娓道來。

              1945年底,廖靜文和徐悲鴻結婚前,徐悲鴻為瞭和蔣碧薇解除早已名存實亡的婚姻關系,答應給蔣碧薇100萬元和100幅畫,為此徐悲鴻拼命工作,終於積勞成疾。廖靜文認為,沒有那一段日子的操勞,徐悲鴻後來也不會英年早逝。所以提起蔣碧薇,廖靜文那麼溫婉的一個人也顯出瞭憤怒與不屑。

              徐悲鴻去世的時候,廖靜文隻有30歲,一個年輕的女人獨自走在漫長的人生路上,再有新的情感是很正常的事。但我決定不去觸及那一部分,出於對廖靜文的尊敬,也出於對徐悲鴻的尊敬。但是她主動談起瞭一段徐悲鴻以外的感情經歷。當時我隻是問她,這一生有沒有遺憾。我的意思是,她把一生都奉獻給瞭徐悲鴻,自己的理想並沒有實現,是不是感到遺憾。沒想到她說,是有遺憾,而這份遺憾竟是一段徐悲鴻以外的情感經歷。

              在一次外出的火車上,廖靜文和她的孩子們結識瞭一個年輕的解放軍軍官。孩子們很喜歡這個高大英俊的叔叔,而他也對廖靜文產生瞭好感,於是,他和她們一傢成瞭朋友。經過一段時間的交往,他終於鼓足勇氣向她表明愛意。廖靜文被他的真誠感動,接受瞭他的感情,但是,她也一再強調,徐悲鴻永遠活在她的心中。他表示理解,於是,他們結婚瞭。婚後的生活並不幸福。廖靜文對徐悲鴻的思念與日俱增,她感覺對方並沒有像承諾的那樣,理解並尊重她對悲鴻的感情。在失望中,他們離婚瞭。

              廖靜文聲音顫抖地說:“我今天很坦率地告訴你,這就是我一生最遺憾的一件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做過很多采訪,無論面對誰、聽著什麼樣的故事,我都能保持平靜、客觀,而此時,我的眼眶濕潤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如果真的有黃泉,百年之後我和悲鴻能再見面,我要哭著把頭靠在他的胸前,向他訴說這五十年來我對他的思念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被這樣一份偉大的愛情深深地感動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