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w4bdq'></span>

    <ins id='w4bdq'></ins>

  1. <acronym id='w4bdq'><em id='w4bdq'></em><td id='w4bdq'><div id='w4bd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4bdq'><big id='w4bdq'><big id='w4bdq'></big><legend id='w4bd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2. <tr id='w4bdq'><strong id='w4bdq'></strong><small id='w4bdq'></small><button id='w4bdq'></button><li id='w4bdq'><noscript id='w4bdq'><big id='w4bdq'></big><dt id='w4bd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4bdq'><table id='w4bdq'><blockquote id='w4bdq'><tbody id='w4bd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4bdq'></u><kbd id='w4bdq'><kbd id='w4bdq'></kbd></kbd>
    1. <dl id='w4bdq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w4bdq'><strong id='w4bdq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w4bdq'><div id='w4bdq'><ins id='w4bdq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i id='w4bdq'></i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w4bdq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那個真正疼愛你的人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3
          • 来源: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400部_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国语_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一本

             那時,男人年輕,他在一傢公司裡做文員,業餘時間就碼字,他的文字幹凈文雅,似青山綠水,不知感動瞭多少人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 那時,女人也年輕,跟著他,從南到北,一個印子一個印子地跟瞭過來。白天,女人在他公司的門口補鞋,她說從這裡可以聽到他接電話的聲音。晚上,女人就坐在男人的對面,織她的十字秀。她心疼他們的愛情,她說,要給他們的三周年紀念日織一份特別的禮物。她要把他們和兒子的畫像織上去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 拼搏瞭幾年,男人有點積蓄瞭,買瞭房,買瞭摩托,男人依舊在公司裡上班,業餘時間依舊碼他的字,女人依舊是補她的鞋,織她的十字繡。女人把這種生活叫做幸福。我們的幸福生活才剛剛開始呢,男人就笑,她撒嬌地鉆進他的懷裡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 然而女人的十字繡才完成一半,她就出事瞭,一輛超速行駛的車把她撞得橫飛出去。女人在醫院躺瞭半個月,之後就變得瘋瘋癲癲,不記得人也不記得事隻知道吃。她每天都纏著男人,叫他叔,叫他爸。男人剛出傢門,女人就從後面跟上來,脫他的衣服。女人說,爸爸,我要吃飯。他隻好又折回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 後來男人幹脆辭瞭職,專心照顧女人和孩子。男人寫稿的時候她也會來鬧,可是隻要他拿起那半張十字繡,她馬上停下來,安安靜靜地拿著針線開始織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 兒子長大瞭,開始讀大學瞭,她依舊沒有把那張十字繡織完。閑的時候,她總會拿出來,就那麼愣愣地看著,有時過來耍的鄰居就問,這是什麼啊?她就傻傻笑,我和老公,兒子呢,不過兒子的照片還沒弄上去。鄰居開玩笑地要過來搶,她死死抱著不肯放,不要搶我老公,不要搶我兒子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 男人以為,他們就這麼過瞭。平平淡淡,也好。但命運還是和他開瞭個大玩笑。女人生日那天,他接到電話,兒子出瞭意外,送進瞭醫院,還沒脫離危險期。他呆住,拉住妻子發瘋似地往外面跑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 男人和女人就坐在床頭,出乎意料,她這次沒有再鬧再哭。男人回去取錢的時候,女人就看著兒子,什麼也不說。那一夜,女人頭一次沒有要男人看護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 男人去問醫生,醫生說,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多給兒子說說話,也許還能出現奇跡。男人就問女人,你知道我們的兒子現在出危險瞭,需要我們的幫助,需要你來講你能記起的事情,你願意嗎?你願意幫助我們的兒子,讓他醒過來嗎?女人傻傻地笑著,然後傻傻點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 十六天,女人不瘋不傻地坐在病房前,她不停地講她和男人的故事,講那張十字繡的願望。累瞭她就停下來,摸出十字繡,看著兒子織剩下的另一半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 十六天,沒有人知道是什麼原因,也許是奇跡,也許是這麼多年來的修養,女人的病已經有所好轉。大傢隻知道,此時女人已經是發如雪,男人已經是鬢如霜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 兒子醒來的時候,女人就躺在旁邊,她的手裡拿著未織完的十字繡,針還在她的手裡,隻是她已經沒法再動一下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 女人是安靜離去的。十六天,已經透支完她的最後一絲體力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 男人進來的時候,兒子正拿著針線,完成著母親未完的部分,其實就隻差一隻眸子瞭,兒子用心地織著,男人也用心地指導著。女人失常的這二十年,男人也經常跟著女人織,已經非常熟稔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站在女人的墓前,兩個男人都久久發著呆,淚流滿面。墓前擺放著那張本應兩年織完,卻持續瞭二十二年的十字繡。他們知道,那個真正疼他們、愛他們的女人已經去瞭,隻是這份十字繡連起的三個人的情,並沒有斷續,而是會一直傳下去,刻骨銘心,生生世世。